為什麼要科普?什麼是科普?

有讀者回應到,其實要在香港推廣科學普及,其實本身就是一個很不科學的說法。關於這點,而現時香港狀況而言,香港普羅大眾普遍不但不關注科學,輕視科學,更對自己日常生活的事也不想關心。要求香港關注科學發展,推廣科學普及是很可悲的,亦不切實際的。相信大家都清楚,香港人最關心的是「搵食」,不論你是金融才俊,抑或是藝術家,文學家,或者工程人員,歸根究底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是 - 搵食。我不會說搵食的心態有錯,畢竟沒有金錢,根本照顧不了自己基本需要,衣食住行,全都是錢。這個現象是香港社會長久而來積累而成。我也不會重複那些「人沒有夢想,和鹹魚沒有分別」,「人不能只剩下錢」的老掉牙的論調。這次我想嘗試從另一個角度切入思考這個問題:推廣科學普及是有實際需要

究竟為什麼我會說香港有實際需要推廣科學普及?

科學普及和教育政策一樣,是一種長遠投資,而且回報不會像金融投資本可觀,要等到收支平衡需要很長的時間,甚至虧損。但沒有人會贊成,取消教育制度,直接投資在培訓金融人才。同樣地,雖然科學普及需時長,回報少,但卻有著重要和不可忽略的重要地位。

科學普及其中一個目標是培訓的是大眾的思考判斷能力。先不管政府會不會「想減低市民批判性思維能力」的陰謀論(其實也挺合理),即愚民政策的說法;科學普及不單單是建立對科學常識思考判斷力,而是可以應用在不同場合,不同議題上。我認為,擁有思考批判能力是可以提升社會的競爭力。香港作為知識型社會,最重要不(只)是要一群只會背誦的市民,而是需要一群懂得思考的人才,令其可以在不同界別,包括商業中提供貢獻。這種批判思維能力可以增加應變能力,適應能力,令人更容易融會貫通地完成工作上的任務。

科學普及為我們建立的思考能力能夠作為我們接收資訊,作判斷前的第一道防線。而是這種思維判斷能力可以在不同層面可以減少不少社會成本。在現今資訊爆發的世界,有不少媒體都有誤傳資訊,再加上社交媒體中,任何人都可以隨便寫和分享文章。令到很多偽科學,失實文章隨意傳播。有著科普教育,一般人會比較容易去判斷誰是誰非,懂得從那邊找出資料的真確性。亦防止自己妄下判斷。其中一個明顯例子就是有不少網站有文章分享「偏方」去「醫治」病情或者紓緩痛楚。這樣的文章久而久之會令不少讀者延誤治療,最終受害只是自己或者是家人。

當然,最後一個實際原因,當然離不開科學普及教育令學生從小培養科學精神。以此可以培養他們對發展科學的興趣。香港現時只集中發展一兩個行業,忽略了不少其他行業。如果有科學普及教育配合以政府將來將資金投放於科研,或者是科技發展,而香港擁有不少來自不同界別的人才,相信香港有能力發展更多元化的行業,提升香港的競爭力。

當我們知道了什麼因素會拖著香港科學普及後腿時,而又清楚了解到為甚麼我們要推廣科普時,我們應該思考究竟怎樣推廣科普?

要真正地推廣科學普及…建立一套思想的方法…包括:對事物的好奇心,對資訊的真確性質疑和判斷,開放的思考態度以及對科學界研究方法有一定了解…

在此我嘗試為大家分析一下這幾項我認為是科普文章或節目必須具備的要素。

科學研究源於人類對世界的好奇心,例如達爾文對為了研究世界上各種物種改變,不惜走到世界各地記錄。亦因為好奇心,令霍金嘗試找出宇宙起源。好奇心,是科學發展之母。很多小孩在兒時,在被父母過分的保護的環境長大,往往在好奇心旺盛的時間,一次一次被父母喝止自己的小歷險。在缺乏探索精神的環境長大下,很多時會開始對身邊一切失去好奇心。科普作者最重要的是如何引起讀者對事物有好奇心。雖然我很討厭Buzzhand之類的content farm的做法,但值得學習的是,他們的文章人有一種很特別的吸引力吸引讀者而閱讀下去。科普作者應參考他們的做法,去首先吸引讀者的興趣,例如利用故事或者問題吸引讀者注意。今天看到一個tweet,問及為什麼要做科學家:

科學之所以成功令我們更了解世界,另一個原因就是科學家會不停質疑和檢討自己或他人的立論。科普作者和其作品同樣地都需要這種要素。要做到這樣,首先作者自己要緊記,自己都會有錯誤的時候,要鼓勵讀者找出自己的錯處。當發現錯處後,應即時改正。有不少作者可能會在受到質疑後,會即時反擊,並沒有真正了解對方質疑(或者對方誤會)了什麼。在文章或者媒體裏,亦應嘗試提出不同的問題,鼓勵讀者自己尋求答案,例如對研究內容的一些問題;同時地,在文章一定要提供資料來源。雖然讀者未必會找回原本的資料來看,但是這樣做一方面,至少可以令讀者知道,不論是一個權威的科學家,還是普通科普,甚至日常生活,都應該提出證據才可以分享,質疑和判斷資料。另一方面可以示範開放態度是怎樣,減少無謂的面紅耳赤的討論。

最後,必須要向讀者介紹究竟科學研究是怎樣得出來(科學圈究竟怎樣運作這個問題我會在下一次再和大家討論)。很多人都會對科學研究有誤解,其實科學普及作家有責任去解答讀者的這類疑問。一方面,可以減少讀者盲目相信權威,另一方面可以令他們更加了解到科研工作並不是如電影般一朝一夕可以做到。

科學普及工作就如上篇說過並不是隨意拋出知識就可以做到,更重要是建立一套為讀者思考工具,亦要令他們懂得主動發問,主動了解科學研究的內容。現今科技發達,在資訊爆炸的年代,得到資訊是相當容易的事,隨手就可以在Google等找到。最難的是怎樣判斷和分析資訊,轉化為知識。當讀者有朝一日,能主動質疑自己,甚或質疑研究內容,或者自己找尋答案時,這就是科普真正成功之時。

 

相關文章:

誰拖著香港科學普及後腿?

《作死不離三兄弟》:給教育制度下的藥 – 月輪

隨筆:論人、論學問- 余海峯

誰拖著香港科學普及後腿?

科學對人類發展有著不可或缺的重要性,由古希臘阿基米德發現槓桿原理,到牛頓發表運動定律,至近代一點愛因斯坦的相對論等,都令人類對世界,或者是個人的身體,社會,我們的起源等有更深遠的了解。在不少科學家的努力和失敗後,累積的經驗和知識改善了不少人類生活質素。科學,令我們走出祖先的山洞,令我們挑戰過往被認為遙不可及的宇宙,更透徹地了解自己本身。

 

雖然科學對人類文明有著重要的影響,但人各有志,不是每一個人也要成為科學家;但我認為,每一個人,都應該對科學有一定的了解。這就是近年在世界各地開始被關注的話題-科學普及。記得中學時,聽到化學科老師曾打趣地說過:「修讀化學能救你一命。」當然,修讀中學化學未必真的能救你一命,因為天下牽涉化學的事何其多,總不能對每種化學物都了解清楚,但重要的是科學的了解,能令自己建立基本判斷能力,懂得分析真偽。

 

在香港,香港人普遍都忽略科學的重要性。極其量,科學的重要性只會在初中選課時的一個選擇,而對不少家長和學生而言,科學,只是一個取決未來前途的一個工具;換句話說,對他們而言,科學的影響近乎零。不單是家長和學生對科學的輕視,另一個問題是,香港人生活忙碌,凡事都只求「快」。香港人想知道的,不是過程,而是答案。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不求甚解,不求證。例如,「一些另類療法究竟有沒有效?」。很多時,大家寧願選擇相信非醫學專業人士的治療方法,甚至連簡單的Google Search,或是Wikipedia Search也不做,聽信他們的一套醫治方法;盲目相信他們對真正醫療研究的危言聳聽,忽略這類研究是需要長時間而且嚴謹檢測,才可以發布作醫療方法。

 

另外,香港政府就更加不用多說了。教育政策進來沒有重視科學普及。現時的教育政策,尤其是中學的課程,普遍只著重學生對一些理論的計算,忽略了教授學生思考該理論的原理,以及背後的歷史背景。變相地,只著重學生背誦和不停的計算,久而久之,判斷力?根本不重要。大家都是香港教育制度的犧牲品,我也不用多談,大家心中有數。

 

拖著後腿的其實並牽涉大大小小的媒體。香港有不少媒體,普遍都只著重「提供資訊」,例如只在文章中提及一大堆讀者會過目即忘的專有名詞,並不會考慮到究竟觀眾或者讀者瞭不瞭解背後意思,他們所追尋的,不是要讀者驚嘆科學家如何找到答案,而是要讀者對他們的博學驚嘆,最終只是膚淺地追求瀏覽數或者是收視率,說得白一點,就是「拋書包( show off )」。細看文章,其實言之無物,極其量只是學到幾個新的生字。當然,香港亦有節目或者是博客在此方面做得不錯,不得不讚的包括有無綫的「學是學非」和有線新聞的「新聞通識」,兩個節目中均有嘗試引導觀眾思考原理,達致科學普及教育的目標。除了這種不負責任,拋書包式的節目或文章,有部分媒體每每扭曲科學研究的意思,以誇張失實的標題去報導科學新聞務求博取讀者的關注,令資訊誤傳頻頻發生。這樣令不少偽科學乘虛而入,發布不實資訊誤導讀者。

 

現時科學普及遇到的問題,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決。因為,科學普及最重要的價值,並不是考慮到你懂得說得懂多少科學詞彙,亦不是要和朋友比拼你認識多少動物的學名,更不是要嘩眾取寵;要真正地推廣科學普及,媒體(當然和政府,但對政府不存希望)應該嘗試建立一套思想的方法。而思考方法,我認為包括:對事物的好奇心,對資訊的真確性質疑和判斷,開放的思考態度以及對科學界研究方法有一定了解。這一點,我會在下一篇文章繼續和大家探討。

 

 

思前想後 序

《心理學是甚麼?》

 

相信不少讀心理學的朋友都會被問這個問題,而往往之後的問題,一定會是:那你豈不是會讀心?那你看不看得穿我在想甚麼?心理醫生是一個甚麼行業?究竟他們可不可以操縱人的思想?究竟世上有沒有靈魂?讀心理學的朋友就可能會想,究竟這些問題從何而來?

往往這些資訊都來自不少市面上不同的資訊。而它們很多都以心理學作招徠 (Popular Psychology),介紹一些人際關係,或者是處理感情事的方法。這些書籍本來並沒有大害,畢竟只是一門自助人生的書籍資訊,或是談及一下人生哲理,根本不是甚麼心理學書本。而網路上亦流傳很多不同的心理測驗,預測一個人的性格,更有一些測驗,例如九型人格等推出了不少分析性格書籍,更有一些可以改變人一生的心理學技巧。而不同機構亦舉辦了很多不同的與心理學有關的課程,或是甚麼療程(通常收費都相當昂貴)。甚至有很多不同的受歡迎的電視劇,也有以心理學情節作招徠(TVB的有讀心神探,外國的有Lie to Me)。雖然有很多這類資訊都很吸引大眾,但我都有保留,直接點說,很多也是吹水,或者是誇張的。

讀者可能會問(其實是我希望讀者會問)究竟主流心理學/神經科學和大眾所想的是否一致?我心中也有浮現這些迷團,所以我決定撰文去和讀者分享和研究這個問題。也許這就是我寫這個blog的主因吧!一來令自己更了解哪些是誤解,哪一些是有證據支持的,二來,嘗試改變讀者對心理學/神經科學的誤解(下一期文章將會討論)。

讀者要留意幾個我的立場(最重要的排最前):

一,我只是個大學畢業生,有些知識可能有誤差,歡迎大家指出我文章的錯處,但麻煩要提供證據(和出處)- 此後會談及科學精神

二,我認為現在最切合人的意識(Consciousness)比喻是大腦和心靈的關係(即Brain and Mind),其後也會解釋

三,我很久沒寫文,寫得不好請大家多多指教

四,我暫時對神經科學,神經心理學,認知心理學和臨床心理學最感興趣,所以文章會集中這幾個範疇

五,我也是被這些資訊「騙」進心理學系,我也曾經相信過某些電視劇情節

六,我對催眠,讀心等的神奇力量有保留

七,為了保持讀者量,我盡量會談及和日常生活有關的題材

暫時這麼多,將會之後增加更多(或減少)

為了令讀者分清楚文章中哪些是我的意(愚)見,哪些是引述學者的論文,每一個引述都會以粗體顯示。

最後希望大家會繼續支持這個blog 🙂 有想問的問題可以直接留言,我懂得的會盡量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