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學習有效嗎?

在現今社會,當你學習時提出想休息一下,就會被人形容為「懶惰」,不思進取。令到更多更多的人希望用盡每一分鐘去學習更多的新技巧。總而言之,「休息」對於現今的人來說,就像是彌天大罪,「搏盡」才是學習的應有態度。在這個大環境影響下,有朋友寧願放棄睡眠時間,也要將一些學好一些新技巧,例如鋼琴,做一些手藝等。這個學習態度聽起來當然令人覺得值得敬重,但事實上這樣的學習方式,往往也是學不好新技能。

過往的研究發現,睡眠和學習技巧始乎有著重要的關係。舉例說,比起沒有睡眠休息的實驗參加者,有短睡眠時間的參加者在排序遊戲中表現得更好。這引伸到另一個有趣的問題:究竟睡眠時學習會不會令我們更有效率學到不同技巧呢?為了解這種「睡眠學習」技能有沒有實際作用,美國西北大學的研究員就安排一班參加者學習音樂調子,比較和調查睡眠時播不播放音調的分別。

研究人員將不同的音調播放給參加者聽,其後會有兩個訓練活動令參加者記起音調的彈法(電子琴),了解他們的學習情況如何。學習這兩段音調後再聽一段新的音調 (用作測試和比較有與沒有練習的表現) 。完成這幾個任務和測試後,每位參加者都會佩戴腦電波測試然後休息小睡。當他們睡著去到了短波睡眠階段 (Slow-Wave Sleep) 時,再靜靜播放一段他們曾經學過的一段音調 (是次實驗重點,測試學習能力會不會被睡眠時的提示而改善) 。再約九十分鐘後,才叫醒參加者做測試,分別測試他們對音調記憶的表現。

研究人員發現有提示的音調比起沒有提示和或者沒有練習到的表演得更好。研究人員提出,這可能是在短波睡眠時提供提示 (一種學習方式),會令學習記憶更加被鞏固,換言之令技巧學得較為純熟,表現得更好。而這個表現改善的原因很大機會是一些神經組織的改變,令他對音調的記憶更加鞏固。

這個實驗提出一個問題:究竟這種睡眠學習是否有效?可不可以應用到不同的情況?會不會影響到睡眠質素?他們也未知道,希望將來會有更多實驗可以知道更多「睡眠學習」的奧秘吧。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正如在過往實驗中知道,是對學習非常重要的一環——睡多一點吧!

報告:

Antony, J.W., Gobel, E.W., O’Hare, J.K., Reber, P.J.& Paller, K.A. (2012). Cued memory reactivation during sleep influences skill learning. Nature Neuroscience 15, 1114–1116 (2012). doi:10.1038/nn.3152

脂肪到哪兒?

 

說到減肥,不單是減肥廣告,不論是醫生,營養師和一般普羅大眾都會將「燃燒脂肪」這四個字掛在口邊。但大家有沒有想過,在運動健身渴望將脂肪擊退的同時,大家有沒有想過究竟被「擊退」的脂肪究竟去了哪兒呢?有不少的醫學界人士在以往均認為脂肪在運動後,會變成直接變成普通的熱和能量,或者有不少人會認為脂肪會被轉換成肌肉。

相信大多數讀者或多或少會聽過這些說法,但同時地大家要先想一想一個問題, 就是質量守恆定律。質量守恆定律是指:物質在化學反應前後的質量並不會改變。同樣地,脂肪亦同樣受「質量守恆定律」所限制。沒錯,脂肪會被轉變,但脂肪的質量並不會無緣無故隨著變為熱和能量而就此消失。失去的脂肪重量,除了熱能之外,還要等重物質。那究竟原本實實在在存在在你皮層下的脂肪,在做運動,或者是日常生活的活動後被消耗後去了哪兒呢?

一項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的研究,就嘗試查探脂肪的下落。

對於脂肪本身的下落,或許問一百個人也有不同的說法。但萬萬令人想不到的是,研究人員發現原來脂肪並不如以往的所想,被轉化為能量或者熱量,而是轉化成為了空氣(空氣是有重量的)。別擔心,不止是你,還有很多醫生和醫療專業人士都會誤以為脂肪是純粹變為能量或者熱。當然,這並不是脂肪被分解後的去處。研究團隊發現,原來在要消除十公斤脂肪,就要先吸入約二十九公斤氧氣。這個過程,會將脂肪轉為 28 公斤的二氧化碳 和 11 公斤的水份。他們隨後發現, 84% 的脂肪粉子變成二氧化碳,16% 成為水,再經肺部排出身體外。而非傳統所想,變成熱量。是由人體脂肪酯化 (esterify) 而成的化學成分。

他們以一條化學公式表達出這個過程:C55H104O6 + 78 O2 (氧氣)→ 55 CO2 (二氧化碳)+ 52 H2O (水)+ 能量。

原來真正將脂肪趕離身體的器官,正正是肺部。在運動後,原本的脂肪,利用呼吸系統從身體排出,而脂肪的質量是直接轉換成二氧化碳和水,並不是無緣無故地從身體中消失掉。

原文:

Meerman, R., Brown, A.J. (2014). When somebody loses weight, where does the fat go?. BMJ 2014, 349:g7257. doi: http://dx.doi.org/10.1136/bmj.g7257

為什麼要科普?什麼是科普?

有讀者回應到,其實要在香港推廣科學普及,其實本身就是一個很不科學的說法。關於這點,而現時香港狀況而言,香港普羅大眾普遍不但不關注科學,輕視科學,更對自己日常生活的事也不想關心。要求香港關注科學發展,推廣科學普及是很可悲的,亦不切實際的。相信大家都清楚,香港人最關心的是「搵食」,不論你是金融才俊,抑或是藝術家,文學家,或者工程人員,歸根究底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是 - 搵食。我不會說搵食的心態有錯,畢竟沒有金錢,根本照顧不了自己基本需要,衣食住行,全都是錢。這個現象是香港社會長久而來積累而成。我也不會重複那些「人沒有夢想,和鹹魚沒有分別」,「人不能只剩下錢」的老掉牙的論調。這次我想嘗試從另一個角度切入思考這個問題:推廣科學普及是有實際需要

究竟為什麼我會說香港有實際需要推廣科學普及?

科學普及和教育政策一樣,是一種長遠投資,而且回報不會像金融投資本可觀,要等到收支平衡需要很長的時間,甚至虧損。但沒有人會贊成,取消教育制度,直接投資在培訓金融人才。同樣地,雖然科學普及需時長,回報少,但卻有著重要和不可忽略的重要地位。

科學普及其中一個目標是培訓的是大眾的思考判斷能力。先不管政府會不會「想減低市民批判性思維能力」的陰謀論(其實也挺合理),即愚民政策的說法;科學普及不單單是建立對科學常識思考判斷力,而是可以應用在不同場合,不同議題上。我認為,擁有思考批判能力是可以提升社會的競爭力。香港作為知識型社會,最重要不(只)是要一群只會背誦的市民,而是需要一群懂得思考的人才,令其可以在不同界別,包括商業中提供貢獻。這種批判思維能力可以增加應變能力,適應能力,令人更容易融會貫通地完成工作上的任務。

科學普及為我們建立的思考能力能夠作為我們接收資訊,作判斷前的第一道防線。而是這種思維判斷能力可以在不同層面可以減少不少社會成本。在現今資訊爆發的世界,有不少媒體都有誤傳資訊,再加上社交媒體中,任何人都可以隨便寫和分享文章。令到很多偽科學,失實文章隨意傳播。有著科普教育,一般人會比較容易去判斷誰是誰非,懂得從那邊找出資料的真確性。亦防止自己妄下判斷。其中一個明顯例子就是有不少網站有文章分享「偏方」去「醫治」病情或者紓緩痛楚。這樣的文章久而久之會令不少讀者延誤治療,最終受害只是自己或者是家人。

當然,最後一個實際原因,當然離不開科學普及教育令學生從小培養科學精神。以此可以培養他們對發展科學的興趣。香港現時只集中發展一兩個行業,忽略了不少其他行業。如果有科學普及教育配合以政府將來將資金投放於科研,或者是科技發展,而香港擁有不少來自不同界別的人才,相信香港有能力發展更多元化的行業,提升香港的競爭力。

當我們知道了什麼因素會拖著香港科學普及後腿時,而又清楚了解到為甚麼我們要推廣科普時,我們應該思考究竟怎樣推廣科普?

要真正地推廣科學普及…建立一套思想的方法…包括:對事物的好奇心,對資訊的真確性質疑和判斷,開放的思考態度以及對科學界研究方法有一定了解…

在此我嘗試為大家分析一下這幾項我認為是科普文章或節目必須具備的要素。

科學研究源於人類對世界的好奇心,例如達爾文對為了研究世界上各種物種改變,不惜走到世界各地記錄。亦因為好奇心,令霍金嘗試找出宇宙起源。好奇心,是科學發展之母。很多小孩在兒時,在被父母過分的保護的環境長大,往往在好奇心旺盛的時間,一次一次被父母喝止自己的小歷險。在缺乏探索精神的環境長大下,很多時會開始對身邊一切失去好奇心。科普作者最重要的是如何引起讀者對事物有好奇心。雖然我很討厭Buzzhand之類的content farm的做法,但值得學習的是,他們的文章人有一種很特別的吸引力吸引讀者而閱讀下去。科普作者應參考他們的做法,去首先吸引讀者的興趣,例如利用故事或者問題吸引讀者注意。今天看到一個tweet,問及為什麼要做科學家:

科學之所以成功令我們更了解世界,另一個原因就是科學家會不停質疑和檢討自己或他人的立論。科普作者和其作品同樣地都需要這種要素。要做到這樣,首先作者自己要緊記,自己都會有錯誤的時候,要鼓勵讀者找出自己的錯處。當發現錯處後,應即時改正。有不少作者可能會在受到質疑後,會即時反擊,並沒有真正了解對方質疑(或者對方誤會)了什麼。在文章或者媒體裏,亦應嘗試提出不同的問題,鼓勵讀者自己尋求答案,例如對研究內容的一些問題;同時地,在文章一定要提供資料來源。雖然讀者未必會找回原本的資料來看,但是這樣做一方面,至少可以令讀者知道,不論是一個權威的科學家,還是普通科普,甚至日常生活,都應該提出證據才可以分享,質疑和判斷資料。另一方面可以示範開放態度是怎樣,減少無謂的面紅耳赤的討論。

最後,必須要向讀者介紹究竟科學研究是怎樣得出來(科學圈究竟怎樣運作這個問題我會在下一次再和大家討論)。很多人都會對科學研究有誤解,其實科學普及作家有責任去解答讀者的這類疑問。一方面,可以減少讀者盲目相信權威,另一方面可以令他們更加了解到科研工作並不是如電影般一朝一夕可以做到。

科學普及工作就如上篇說過並不是隨意拋出知識就可以做到,更重要是建立一套為讀者思考工具,亦要令他們懂得主動發問,主動了解科學研究的內容。現今科技發達,在資訊爆炸的年代,得到資訊是相當容易的事,隨手就可以在Google等找到。最難的是怎樣判斷和分析資訊,轉化為知識。當讀者有朝一日,能主動質疑自己,甚或質疑研究內容,或者自己找尋答案時,這就是科普真正成功之時。

 

相關文章:

誰拖著香港科學普及後腿?

《作死不離三兄弟》:給教育制度下的藥 – 月輪

隨筆:論人、論學問- 余海峯

抑鬱 - 別要幫倒忙

首先先事先聲明,我並不是專業醫療人員,以下內容不應用作專業醫療意見,只供參考用途。

 

今早凌晨,很不幸有一位新聞報道員選擇了結束自己的生命,離開了這個世界。

 

              有人說,自殺的行為是極為自私,或者是不理智,不負責任的行為。亦有人覺得,這類行為其實是對當事人的一種解脫,讓他們有一刻脫離一直以來獨自承受的痛楚。我的看法是,我們作為旁人,根本不應妄作多餘的判斷。反之,這類行為應該純粹視作為悲劇,過分解讀當中誰是誰非,是不必要的,亦是對死者和其家人的不尊重。反而,不論是政府,還是傳媒,在處理或報導自殺新聞時,應該做的是考慮到如何幫助其他被忽略,被遺忘,或者是被誤解的,而且有自殺傾向的人。

              每個人都會有機會感受到情緒極為低落的一刻,那一種情緒低落的情緒可能會令自己食慾不振,不想談話,嚴重者甚至萌生自毀和自殺傾向。但對於不少人而言,這裡憂鬱的情緒多數於數天,甚至幾小時內就會解決。相反,抑鬱症病人所承受的,往往是長時間的情緒低落。一般而言,情況就像迷失在黑森林裏,找不到出口一樣。久而久之,加上其他不同的因素,情緒困擾累積便會成為更嚴重的抑鬱。開始「散發」著「負面情緒」。知道身邊的人有這個問題,很多人雖然有心幫助他們,卻經常幫倒忙。

              在抑鬱症病發的時候,家屬,伴侶和朋友可能就會察覺到病者不尋常的情緒,再以緊張起來。其實這個時候,家屬往往會不斷嘗試開解病人,例如不斷和病人說話,不斷鼓勵病人,說著想想高興的東西。他們往往會覺得自己所有做的都是為病人好,誰不知其實是令病人更加困擾。其實無論是抑鬱症病人,或者是其他人也好,也需要自己思想或者是靜下來的時間。無限的祝福和支持只會令人覺得更加煩厭,甚至變得不想和他們傾談或表達自己內心的說法。

              另外,很多人覺得抑鬱症和一般情緒困擾一樣,只要「想通」就可以解決問題。更有不少人覺得,這些病人可以「想得正面點」。當他們叫病人想得正面點,其實就如叫有近視的人,試試看遠景看得「清楚點」,其實是徒勞無功。但往往這些「鼓勵」說話,其實是弄巧反拙,為他們構成壓力,繼續困在死胡同中。(文章的漫畫帶給了不少例子,指出這類說話其實毫無幫助,其實聽起來更像落井下石。)

              試想像,其實大部份抑鬱症病人不是不想「想得正面點」,亦不是不想改變;而是他們腦部傳遞物質,例如血清素等不平衡,所造成生理上的「不足」。照顧者要知道,抑鬱症和其他病一樣,都是一種疾病,但不要過分地強調「病人」為「病人」,他們自己很清楚。如果你也感冒,也不會想其他人時時刻刻提醒你的病況吧?最重要是要了解到他們的情況,提供適當的支援。最重要的是,適量地鼓勵病人接受治療,包括藥物和心理治療。藥物治療即解決生理上的腦傳遞物質的不平衡情況;心理治療最為常用的是認知行為治療,配合藥物治療,研究顯示這個治療方法的效果最為顯著。此治療方法並不是勸喻病人去想得正面點,而是和病人一起找出問題癥結,嘗試引導病人「挑戰」這個想法,並建立新的思維,另外再配合一些「功課」去記錄和提醒自己改變負面想法,久而久之就可以紓緩抑鬱的問題。

              作為照顧者,最重要的是諮詢醫生或者心理學家的專業意見,配合他們的治療方法。以行動顯示出自己對病人的支持。當發現病者情緒急轉直下時,更加需要陪伴在旁,未必需要說很多說話,但要顯示出你的支持不只是隨口說的廢話,而是真真正正希望可以支持著對方。在情況危急時,亦應考慮第一時間通知有關的專業人士,尋求解決方法。除了病人本身,照顧者亦應緊記,由於你很可能是少數病人相信的人,也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平時要養成良好生活習慣,當自己情緒開始受困擾時,亦應主動和專業人士聯絡,亦應抽時間和家人或者朋友抒發自己的感受,確保他們亦留意著你的情況。其實說到底,除了醫生和心理學家的專業支援外,最重要的是照顧者要注意自己的說話,亦要照顧自己的情緒,真真正正愛惜和關心病人,老土點說一句,「是愛」。

 

補充:

 

【以下資料引用自蘋果日報】

24小時求助熱線:

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熱線:23892222

撒瑪利亞會熱線(多種語言):28960000

生命熱線:23820000

東華三院芷若園熱線:18281

社會福利署熱線:23432255

醫管局24小時電話資詢:24667350

誰拖著香港科學普及後腿?

科學對人類發展有著不可或缺的重要性,由古希臘阿基米德發現槓桿原理,到牛頓發表運動定律,至近代一點愛因斯坦的相對論等,都令人類對世界,或者是個人的身體,社會,我們的起源等有更深遠的了解。在不少科學家的努力和失敗後,累積的經驗和知識改善了不少人類生活質素。科學,令我們走出祖先的山洞,令我們挑戰過往被認為遙不可及的宇宙,更透徹地了解自己本身。

 

雖然科學對人類文明有著重要的影響,但人各有志,不是每一個人也要成為科學家;但我認為,每一個人,都應該對科學有一定的了解。這就是近年在世界各地開始被關注的話題-科學普及。記得中學時,聽到化學科老師曾打趣地說過:「修讀化學能救你一命。」當然,修讀中學化學未必真的能救你一命,因為天下牽涉化學的事何其多,總不能對每種化學物都了解清楚,但重要的是科學的了解,能令自己建立基本判斷能力,懂得分析真偽。

 

在香港,香港人普遍都忽略科學的重要性。極其量,科學的重要性只會在初中選課時的一個選擇,而對不少家長和學生而言,科學,只是一個取決未來前途的一個工具;換句話說,對他們而言,科學的影響近乎零。不單是家長和學生對科學的輕視,另一個問題是,香港人生活忙碌,凡事都只求「快」。香港人想知道的,不是過程,而是答案。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不求甚解,不求證。例如,「一些另類療法究竟有沒有效?」。很多時,大家寧願選擇相信非醫學專業人士的治療方法,甚至連簡單的Google Search,或是Wikipedia Search也不做,聽信他們的一套醫治方法;盲目相信他們對真正醫療研究的危言聳聽,忽略這類研究是需要長時間而且嚴謹檢測,才可以發布作醫療方法。

 

另外,香港政府就更加不用多說了。教育政策進來沒有重視科學普及。現時的教育政策,尤其是中學的課程,普遍只著重學生對一些理論的計算,忽略了教授學生思考該理論的原理,以及背後的歷史背景。變相地,只著重學生背誦和不停的計算,久而久之,判斷力?根本不重要。大家都是香港教育制度的犧牲品,我也不用多談,大家心中有數。

 

拖著後腿的其實並牽涉大大小小的媒體。香港有不少媒體,普遍都只著重「提供資訊」,例如只在文章中提及一大堆讀者會過目即忘的專有名詞,並不會考慮到究竟觀眾或者讀者瞭不瞭解背後意思,他們所追尋的,不是要讀者驚嘆科學家如何找到答案,而是要讀者對他們的博學驚嘆,最終只是膚淺地追求瀏覽數或者是收視率,說得白一點,就是「拋書包( show off )」。細看文章,其實言之無物,極其量只是學到幾個新的生字。當然,香港亦有節目或者是博客在此方面做得不錯,不得不讚的包括有無綫的「學是學非」和有線新聞的「新聞通識」,兩個節目中均有嘗試引導觀眾思考原理,達致科學普及教育的目標。除了這種不負責任,拋書包式的節目或文章,有部分媒體每每扭曲科學研究的意思,以誇張失實的標題去報導科學新聞務求博取讀者的關注,令資訊誤傳頻頻發生。這樣令不少偽科學乘虛而入,發布不實資訊誤導讀者。

 

現時科學普及遇到的問題,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決。因為,科學普及最重要的價值,並不是考慮到你懂得說得懂多少科學詞彙,亦不是要和朋友比拼你認識多少動物的學名,更不是要嘩眾取寵;要真正地推廣科學普及,媒體(當然和政府,但對政府不存希望)應該嘗試建立一套思想的方法。而思考方法,我認為包括:對事物的好奇心,對資訊的真確性質疑和判斷,開放的思考態度以及對科學界研究方法有一定了解。這一點,我會在下一篇文章繼續和大家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