杞人憂天現代版:電話致癌

電話會引致癌症。這一句,震驚了好幾百萬香港人。報紙如是說。

據報道,烏克蘭學者 Yakymenko 提出的報告指低能量射頻輻射會令細胞發生氧化應激 (Oxidative Stress) 作用,引致體內的氧化和抗氧化作用失衡造成慢性發炎,並增加患上腦腫瘤等癌症的健康風險。研究人員在訪問直言,持續五年每日使用手提電話 20 分鐘會增加 3 倍患上腦腫瘤風險,連續 4 年每日用 1 小時電話更會增加 3-5 倍風險。依他們這樣說,機不離手的我是必死無疑。

不過⋯⋯先不要丟掉你的手提電話。

手提電話發射出的是非致電離輻射 (Non-ionizing radiation) ,這種輻射並不如核輻射等游離輻射 (ionizing radiation) 般能改變基因而致癌,而且能量偏低,根本不足以影響到 DNA 的排序。也可以這樣想,假設手提電話應用真的會大幅增加患癌風險,那腦癌等病症應也會相應增加。但國際癌症研究機構參考多國數據後,仍未見到腦癌在過去數十年有增幅跡象,在美國甚至乎逐漸減少——單是這一點已經令「手提電話致癌」的論說站不住腳。

當然,生物結構相當復雜,使用電話或許還有隱藏未知的風險。而國際癌症研究機構亦將手機列作「可能引起癌症 (Group 2B) 」的因素之一。另外,使用手提電話可能亦會引起其他健康風險,例如有研究指,手提電話引起的氧化作用或會影響到生殖器官健康(但未見得導致不育)或者對精子質素有負面影響。但說到使用手提電話會導致身體出現氧化作用而「生癌」就是另一回事了,這個論調還需要更多研究去查明兩者關係。

可以肯定的是:已知的資料告訴我們使用電話而導致癌症的機會相當低,毋須擔心。

但這個研究又是什麼一回事?雖然這個研究結論是「手提電話使用會增加風險」,但同時地不得忽略這只是一份綜述文章 (Review Article)

這類綜述文章本身並沒有大問題,由於引用的數據沒有再加以分析,所以在科學界的主要作用是方便同儕之間溝通和論述意見。但有部份科學家會將他們的為綜述文章包裝為「終極解決方案」,將自己意見變為「科研界共識」,以 file closed 的感覺誤導傳媒和大眾。同樣地這份文章極其量只是告訴科學界現時有多一點「證據」支持自己研究方向,和達到「手提電話導致癌症」的結論還差十萬九千里。

至今仍未見得使用手提電話會致癌,而一個聯合多國的研究 COSMOS 將在本年度發表,該研究將收集近 290,000 人的使用電話習慣和引發癌症的數據,屆時就可以更清晰知道兩者有沒有關係。一般用家與其無日無之地擔心電話會導致腦癌腦腫瘤,倒不如小心長期使用手提電話引致的肌肉痛症,例如重複使力傷害 (Repetitive Strain Injury) 還好。

在網絡時代,要發表資訊很容易,但當錯誤的消息傳了出去,就如潑出去的水一樣很難收回。所以作為記者,在報導「最新研究」時,絕對不能馬虎了事,亦應參考更多專家意見。你寫的一字一句,可會引起軒然大波與不必要恐慌,令立心不良的人有機可乘,從中獲利。同時,讀者在閱讀這類科學新聞時應該時常抱著懷疑的態度,不要輕信一家報道結論。遇到問題時,可先向各大官方醫學求證,尋求專業意見。

相關報導:

  1. New York Daily News, Hold the phone, Central! Cellphone radiation can cause cancer: study, 29 July 2015
  2. 文匯報 , 研究指手機增腦退化患癌風險 , 八月二日

綜述文章:

Yakymenko, I., Tsybulin, O., Sidorik, E., Henshel, D., Kyrylenko, O., & Kyrylenko, S. (2015). Oxidative mechanisms of biological activity of low-intensity radiofrequency radiation. Electromagnetic biology and medicine, (0), 1-16. DOI: 10.3109/15368378.2015.1043557

參考資料:

  1. Adams, J. A., Galloway, T. S., Mondal, D., Esteves, S. C., & Mathews, F. (2014). Effect of mobile telephones on sperm quality: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Environment international, 70, 106-112. DOI: 10.1016/j.envint.2014.04.015
  2.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 IARC CLASSIFIES RADIOFREQUENCY ELECTROMAGNETIC FIELDS AS POSSIBLY CARCINOGENIC TO HUMANS , 2011
  3. INTERPHONE Study Group. (2010). Brain tumour risk in relation to mobile telephone use: results of the INTERPHONE international case–control study.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DOI:10.1093/ije/dyq079
  4.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SEER Stat Fact Sheets: Brain and Other Nervous System Cancer
  5. Nazıroğlu, M., Yüksel, M., Köse, S. A., & Özkaya, M. O. (2013). Recent reports of Wi-Fi and mobile phone-induced radiation on oxidative stress and reproductive signaling pathways in females and males. The Journal of membrane biology, 246(12), 869-875. DOI: 10.1007/s00232-013-9597-9
  6. Reuter, S., Gupta, S. C., Chaturvedi, M. M., & Aggarwal, B. B. (2010). Oxidative stress, inflammation, and cancer: how are they linked?. Free Radical Biology and Medicine, 49(11), 1603-1616. DOI: 10.1016/j.freeradbiomed.2010.09.006. Epub 2010

Google 搜圖力量 — 重新展現地標演變

歷史,往往給大家的感覺都是一去不復返。大家一般相信,沒有適當的紀錄,根本沒有可能將滄海桑田記錄下來。有時候自己在街上走過回首細看,發現自己,或者任何人,甚至政府都根本沒有記錄下任何回憶,沒有任何資料記錄和見證着昔日的光輝日子。當自己走上旺角街頭時,不禁會在想,以往旺角的特色,店舖的多樣化,沒有連鎖化妝品牌進駐的時候等,官方或者是歷史學家都沒有隨著時間紀錄著時間巨輪究竟如何改變了區內的人,建築和事。當大家在感嘆這些問題是,其實大家有沒有想過,自己可能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將這些一點一滴記錄下來?

相信遠在美國的華盛頓大學的研究隊伍也對歷史不能一點一滴被呈現在眼前感到可惜。我們往往在觀察歷史建築時,都可能只會聚焦於一段短時間,可能是一分鐘,一句鐘或者是一年。但大家也知道,其實世界一天也在變。雖然我們不能回到那時那分那秒,但我們絕對有能力將過往的改變重新呈現於眼前。縮時攝影就能夠將每年,或者每個月的轉變在幾分鐘的片段中,慢慢一幕一幕地紀錄下來。問題就來了-究竟怎樣為一直沒有人正式記錄下來的地方,製作一段縮時影片?

初期處理:收集,篩選和組織

這時候,Google 的搜尋引擎就大派用場了。研究隊伍聯同 Google 的專家,利用搜尋引擎收集了逾八千萬張照片(Time-lapse mining)。但怎樣才能知道這些相片是拍攝在這些地標呢?要知道每一張照片都在不同時間,由不同的人拍攝,甚至乎角度,天氣都各有不同,即使人手分類,亦要花上一段很長的時間。

要完成這個看似不可能的任務,他們先利用了幾個不同步驟去收集有關的相片

1) 利用「地理位置記錄功能 Geolocation」來收集大量相近地區的相片

2)他們採用結構測量技術 ( Structure from Motion Technique )的分析找出最受歡迎的拍攝角度,再將其分類。

3)當收集了和初步挑選了拍攝角度,就要將這些照片按時間排序,和將相近時間組成一組組。

4)然後他們將每張相片以時間排序後,再用一張最接近當時時間的相片用用作對照,比較該段時間的其他圖片,比較它們的角度和景深差,並將相差太遠的相片排除在外。

5)最後就可以得到一輯在角度和景深差不多拍攝的照片。

合成

另一個重大問題是,剛才提及過,每張相片都是由不同人在不同日子所拍攝。究竟怎樣將不同的天氣,障礙物(例如人)等等移除,而令整個縮時影片穩定?

6)要移除多餘的事物,研究團隊就將每個點陣的色彩資料計算,得出一個平均的色彩,並將一些障礙物用平均色彩所填充 。這個做法一方面將一些相片內的障礙物移除,另一方面亦不會過份令照片失真。令到每一張照片的天氣,光線和障礙物都可以一致,不會有多餘的變化。

7)最後在這幾重的計算和處理後,得出理想的效果-將地標長時間而來的改變變成縮時影片。

看似失去的回憶可能就在現時互聯網龐大的資料庫輔助下,將過往的改變慢慢利用縮時影片重新展現在眼前,大家可以在 Youtube 欣賞他們的成果:

原文:

Martin-Brualla, R., Gallup, D. & Seitz, S.M. (2015). Time-lapse Mining from Internet Photos. Retrieved from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site: http://grail.cs.washington.edu/projects/timelapse/TimelapseMiningSIGGRAPH15.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