杞人憂天現代版:電話致癌

電話會引致癌症。這一句,震驚了好幾百萬香港人。報紙如是說。

據報道,烏克蘭學者 Yakymenko 提出的報告指低能量射頻輻射會令細胞發生氧化應激 (Oxidative Stress) 作用,引致體內的氧化和抗氧化作用失衡造成慢性發炎,並增加患上腦腫瘤等癌症的健康風險。研究人員在訪問直言,持續五年每日使用手提電話 20 分鐘會增加 3 倍患上腦腫瘤風險,連續 4 年每日用 1 小時電話更會增加 3-5 倍風險。依他們這樣說,機不離手的我是必死無疑。

不過⋯⋯先不要丟掉你的手提電話。

手提電話發射出的是非致電離輻射 (Non-ionizing radiation) ,這種輻射並不如核輻射等游離輻射 (ionizing radiation) 般能改變基因而致癌,而且能量偏低,根本不足以影響到 DNA 的排序。也可以這樣想,假設手提電話應用真的會大幅增加患癌風險,那腦癌等病症應也會相應增加。但國際癌症研究機構參考多國數據後,仍未見到腦癌在過去數十年有增幅跡象,在美國甚至乎逐漸減少——單是這一點已經令「手提電話致癌」的論說站不住腳。

當然,生物結構相當復雜,使用電話或許還有隱藏未知的風險。而國際癌症研究機構亦將手機列作「可能引起癌症 (Group 2B) 」的因素之一。另外,使用手提電話可能亦會引起其他健康風險,例如有研究指,手提電話引起的氧化作用或會影響到生殖器官健康(但未見得導致不育)或者對精子質素有負面影響。但說到使用手提電話會導致身體出現氧化作用而「生癌」就是另一回事了,這個論調還需要更多研究去查明兩者關係。

可以肯定的是:已知的資料告訴我們使用電話而導致癌症的機會相當低,毋須擔心。

但這個研究又是什麼一回事?雖然這個研究結論是「手提電話使用會增加風險」,但同時地不得忽略這只是一份綜述文章 (Review Article)

這類綜述文章本身並沒有大問題,由於引用的數據沒有再加以分析,所以在科學界的主要作用是方便同儕之間溝通和論述意見。但有部份科學家會將他們的為綜述文章包裝為「終極解決方案」,將自己意見變為「科研界共識」,以 file closed 的感覺誤導傳媒和大眾。同樣地這份文章極其量只是告訴科學界現時有多一點「證據」支持自己研究方向,和達到「手提電話導致癌症」的結論還差十萬九千里。

至今仍未見得使用手提電話會致癌,而一個聯合多國的研究 COSMOS 將在本年度發表,該研究將收集近 290,000 人的使用電話習慣和引發癌症的數據,屆時就可以更清晰知道兩者有沒有關係。一般用家與其無日無之地擔心電話會導致腦癌腦腫瘤,倒不如小心長期使用手提電話引致的肌肉痛症,例如重複使力傷害 (Repetitive Strain Injury) 還好。

在網絡時代,要發表資訊很容易,但當錯誤的消息傳了出去,就如潑出去的水一樣很難收回。所以作為記者,在報導「最新研究」時,絕對不能馬虎了事,亦應參考更多專家意見。你寫的一字一句,可會引起軒然大波與不必要恐慌,令立心不良的人有機可乘,從中獲利。同時,讀者在閱讀這類科學新聞時應該時常抱著懷疑的態度,不要輕信一家報道結論。遇到問題時,可先向各大官方醫學求證,尋求專業意見。

相關報導:

  1. New York Daily News, Hold the phone, Central! Cellphone radiation can cause cancer: study, 29 July 2015
  2. 文匯報 , 研究指手機增腦退化患癌風險 , 八月二日

綜述文章:

Yakymenko, I., Tsybulin, O., Sidorik, E., Henshel, D., Kyrylenko, O., & Kyrylenko, S. (2015). Oxidative mechanisms of biological activity of low-intensity radiofrequency radiation. Electromagnetic biology and medicine, (0), 1-16. DOI: 10.3109/15368378.2015.1043557

參考資料:

  1. Adams, J. A., Galloway, T. S., Mondal, D., Esteves, S. C., & Mathews, F. (2014). Effect of mobile telephones on sperm quality: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Environment international, 70, 106-112. DOI: 10.1016/j.envint.2014.04.015
  2.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 IARC CLASSIFIES RADIOFREQUENCY ELECTROMAGNETIC FIELDS AS POSSIBLY CARCINOGENIC TO HUMANS , 2011
  3. INTERPHONE Study Group. (2010). Brain tumour risk in relation to mobile telephone use: results of the INTERPHONE international case–control study.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DOI:10.1093/ije/dyq079
  4.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SEER Stat Fact Sheets: Brain and Other Nervous System Cancer
  5. Nazıroğlu, M., Yüksel, M., Köse, S. A., & Özkaya, M. O. (2013). Recent reports of Wi-Fi and mobile phone-induced radiation on oxidative stress and reproductive signaling pathways in females and males. The Journal of membrane biology, 246(12), 869-875. DOI: 10.1007/s00232-013-9597-9
  6. Reuter, S., Gupta, S. C., Chaturvedi, M. M., & Aggarwal, B. B. (2010). Oxidative stress, inflammation, and cancer: how are they linked?. Free Radical Biology and Medicine, 49(11), 1603-1616. DOI: 10.1016/j.freeradbiomed.2010.09.006. Epub 2010

【醫學里程碑】中樞神經也有抵抗力!

免疫系統負責保護我們的身體:它能有效防止細菌和病毒這些病原體 (Pathogen)入侵我們的身體,但除了一處:中樞神經系統。

以往我們認為,中樞神經(Central Nervous System) 擁有如護城河般的血腦屏障 (Blood Brain Barrier),這層內皮細胞 (endothelial cell) 緊緊保護著中樞神經系統血管,連專門「殺菌」的免疫細胞亦被拒諸門外,只容許氧氣、二氧化碳和葡萄糖經過。一旦中樞神經出現病變,免疫系統 (Immune System)  幫不了手。

那我們不是死定了嗎?放心,不會。

原來免疫系統一直隱藏在中樞神經內。最近發表的研究發現中樞神經也擁有淋巴系統 (Lympathic System) ,它就像免疫系統細胞專屬的高速公路,讓免疫細胞經淋巴管 (Lympathic Vessel) 由免疫細胞儲存庫——淋巴結 (Lympathic Node)「運送」到身體不同部份,與外來病原體打仗。

這個發現就要歸功於神經學教授 Jonathan Kipnis 團隊。他們首次在老鼠腦膜發現隱藏的淋巴管結構,最初還未肯定這結構有沒有免疫功能。為了找出淋巴管和免疫系統的關系,他們利用神經成像 (Neuroimaging) 「掃描」腦膜 (Meninges)。 出乎科學家意料之外,他們發現到免疫 T 細胞 (T Cell) 。原來中樞神經的淋巴管連接著血腦屏障外的淋巴結,容許免疫細胞出入和排出腦脊液 (cerebrospinal fluid CSF) 到淋巴系統。不只是老鼠,他們也在人類遺體中找到淋巴系統結構,同樣是之前未有被發現過的。

這個發現足以改寫所有醫學和神經科學教科書:不僅揭開了中樞神經系統免疫機制的秘密,以此方向研究,更有機會為其他神經系統疾病成因提供一條重要線索。現時有不少科學家相信不少中樞神經系統疾病都可能和免疫系統有關,例如多發性硬化症 (Multiple Sclerosis) 和認知障礙症 (Alzheimer’s Disease) 患者可能是被病變免疫系統破壞; 而常見的抑鬱症或有機會是由發炎引起等。

另外,發現到淋巴系統,也代表科學家可嘗試新的治療方法,例如善用淋巴管將藥物運送到中樞神經系統治療病症,減少使用溶脂性藥物帶來的風險,亦有助我們找出這個腦膜淋巴系統和「膠淋巴」液體通道系統 (glymphatic system) 之間的關係。

報告:

Louveau, A., Smirnov, I., Keyes, T. J., Eccles, J. D., Rouhani, S. J., Peske, J. D., … & Kipnis, J. (2015). Structural and functional features of central nervous system lymphatic vessels. Nature. DOI: 10.1038/nature14432

善意的傷害

災難不僅奪取寶貴性命,更破碎無限心靈。災後所刻下的烙印更會纏繞少數倖存者餘生。創傷後壓力症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 成為他們焦慮的來源。當災難發生時,一般人第一時間就想施以援手。但行善不能單靠一股熱忱,更要做得其所。

不同國家的政府部門國際紅十字會均指,每當災難發生後,首要任務必然是減少傷亡,安置和保護災民。有機構可能會隨即提供心理輔導予倖存者和家屬。這個做法一直未有受到挑戰。九一一事件後,學界有更多資料研究 PTSD,亦推翻了這些慣常做法。九一一事件十週年,美國心理學會一份特別報告指出:

… a number of studies and reviews concluding that psychological debriefing cannot be endorsed for use…

學會指多項研究發現即時心理輔導未必適合倖存者,亦不會減低患上「創傷後壓力症」的風險;甚至有研究指,多節心理輔導更可能令部分倖存者情況轉差,更容易在災後醞釀成 PTSD。既然這類善意的支援或許會令遇難者情緒百上加斤,那難道袖手旁觀?

沒錯,不做輔導可能更好。即使患者或者家屬要求普通心理輔導,輔導人員都不應隨意提供任何個人或者小組輔導服務。但我認為,如果患者受到很大的情緒困擾,才需按情況提供心理支援。比起心理輔導,其實這時候患者更需要提供一個的安全居住環境和的朋友的鼓勵。這些鼓勵,例如親自探訪、送上心意卡等,可能更有作用,但記得切忌問及倖存者災難的來龍去脈。

這樣說的原因是:大多倖存者、救援人員和目擊者都只會在短時間内感到焦慮等問題,即使沒有立刻接受任何治療,亦不會發展成 PTSD 。不過我們都要留意,有部分患者會在一段時間 — 有的甚至長達數年 — 後才會爆發,所以政府或者社福機構應該在災難過後一段時間,主動評估倖存者情況。

大部份倖存者也不會有任何後遺症。不過情況一旦惡化,倖存者可能會患上「創傷後壓力症」。而研究亦發現腦部結構亦可能因而改變 [1], 甚至會對不同的刺激有負面情緒反應,最近有研究就指「煙花表演」亦可能令患者回憶災難經過。

那應該如何協助他們?一般的神經語言規劃 (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 治療師(個人認為是偽科學)、社工甚至普通科醫生都沒有適當訓練有效地幫助患者,刻意治療可能會弄巧反拙。要在事件過去後真正幫助到患者,精神科醫生或者臨牀心理學家會多以主流醫療方法——「認知行為治療 (CBT) 」治療病症。研究發現 4-5 節的認知行為治療 (CBT) 有助減低 PTSD 風險。他們會鼓勵患者在安全情況下慢慢面對災難事件,並嘗試改變患者對事件的看法,減低恐懼。有時候亦要配合藥物治療,處方抗抑鬱藥物改善患者心理質素。最近有研究指利用「虛擬實境」或者「打坐訓練」亦可能對治療有少許正面作用。

災難過後,的確會有很多善心人希望幫助災民,但有時善心卻會造成無形的傷害。面對災難時,最好配合當地醫療和政府部門指示,切忌單憑個人判斷隨意伸出援手。大家可以簡單一點,慷慨解囊捐助災民,或者寄一張心意卡支持他們也足夠。

註解:

[1] 有研究發現,大腦島葉的灰質密度會因創傷後壓力症減少。

Chen, S., Xia, W., Li, L., Liu, J., He, Z., Zhang, Z., … & Hu, D. (2006). Gray matter density reduction in the insula in fire survivors with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a voxel-based morphometric study. Psychiatry Research: Neuroimaging, 146(1), 65-72. DOI: 10.1016/j.pscychresns.2005.09.006

參考資料:

  1. Jones, R. T., Ribbe, D. P., & Cunningham, P. (1994). Psychosocial correlates of fire disaster among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Journal of Traumatic Stress 7(1), 117-122. DOI: 10.1007/BF02111917
  2. Lilly, M. M., & Pierce, H. (2013). PTSD and depressive symptoms in 911 telecommunicators: The role of peritraumatic distress and world assumptions in predicting risk. Psychological Trauma: Theory, Research, Practice, and Policy 5(2), 135. DOI: 10.1037/a0026850
  3. McNally, R. J., Bryant, R. A., & Ehlers, A. (2003). Does early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 promote recovery from posttraumatic stress?. Psychological science in the public interest, 4(2), 45-79. DOI: 10.1111/1529-1006.01421
  4. Neria, Y., Olfson, M., Gameroff, M. J., DiGrande, L., Wickramaratne, P., Gross, R., … & Weissman, M. M. (2010). Long‐term course of probable PTSD after the 9/11 attacks: A study in urban primary care. Journal of traumatic stress, 23(4), 474-482. DOI: 10.1002/jts.20544
  5.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s in Disaster Interventions in Disaster Management
  6. Roberts, N. P., Kitchiner, N. J., Kenardy, J., & Bisson, J. (2009). Multiple session early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s for the prevention of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3. DOI: 10.1002/14651858.CD006869.pub2

 

 

是 MERS 不是 MERS ?

南韓的中東呼吸綜合症疫症繼續成為亞洲區的焦點。

在韓國「新沙士」的陰霾之下,有不少本港市民都擔心疫症爆發,幸而至今仍未有發現確診任何個案。但其實政府可以在公共衛生宣傳方面做得更好,增加市民信心。其中,政府和傳媒均未有向市民介紹檢測方法——令不少讀者質疑測量疫症的方法是否真的可靠有效?究竟我們是不是真的安全了?為了釋除大家的疑慮,我們將會了解一下本港和全球是使用什麼檢測方法去診斷病人是否感染中東呼吸綜合症。

「疑似」和「確診」?

市民常常會聽到這兩個字詞,在介紹檢測方法前,想先為定義一下這兩個字眼。本港傳媒普遍會將個案分作兩類,分別是「疑似」和「確診」。實際在報道有關新沙士個案時應該分作「懷疑」、「疑似 (probable) 」、「陰性反應 (Negative) 」和「確診 (confirmed) 」四類情況。

首先,「懷疑」應該被定義為指病人曾到高風險地方而且有相關病徵,及曾懷疑和患者有親密接觸,求診後所立下的個案。雖然聽起來和現時傳媒所說的「疑似」有點相似,其實疑似的意思是完全不同。「疑似」是指經初步檢測後,結果為陽性,但仍未能進一步確認前的情況。相反,如果是「陰性反應」個案,則是指測試未能驗出病人有沒有感染到病毒。最後,在經其他檢測確認後,才能稱作「確診」。

初步檢測方法

現時國際間是以什麼檢測方法去 MERS 呢?。香港衛生防護中心回覆了我們,他們是以聚合酶鏈反應作測試。而今次介紹的,是世界衛生組織指引的建議檢測方法為 rRT-PCR 。

初步檢測方法:rRT-PCR

大家先想像,人體的組成和砌模型一樣。砌模型必須要有一本說明書,否則根本不知怎樣將模型砌好。身體同樣需要一本說明書。這本說明書將步驟一步一步說明,這本說明書就像 DNA 般,指示身體製作一件件零件(蛋白質),再將他們組合而成。細菌和病毒同樣都是由一大串 DNA 資料組成,每種細菌都有獨特的 DNA,但 DNA 不能直接被製作成蛋白質,情況就好像不同語言的說明書,你要將它轉為中文才可以理解到實際怎樣砌模型,而 RNA 就正正是這本中文說明書,去指示身體製作蛋白質。

MERS 的病毒和其他生物一樣,都可以用擁有某幾組獨特的基因組確認病毒是否存在在人體。 現時檢測方法是以過往研究發現有中東呼吸綜合症幾個目標基因,而且以它們為測試的敏感度亦相當高:分別是upE protein ,ORF-1a 和 ORF-1b 基因。換言之,他們的檢測方法相當可靠,就以upE protein為目標基因的測試而言,測試可以檢測到最少 3.4 個 upE protein 的 RNA 樣本 ( 95% CI: 2.5–6.9 copies/reaction ),而ORF-1b就可以檢測到 64 個 RNA 樣本 (95% CI: 47–126 copies/reaction) 。要檢查人體有沒有這幾種基因,化驗人員會利用 rRT- PCR 測試,簡單而言就是使用抽取病人的 RNA 樣本,嘗試對比新沙士病毒的 RNA ,若病人感染病毒,rRT – PCR 將會顯示出病人呈陽性反應,相反,假若病人未有足夠證據顯示他感染到 MERS, 它的結果將會呈「陰性」。這個時候,若病人的過往旅遊或者病歷紀錄都顯示有感染風險,就會使用其他方法進一步驗證。

總結

現時採用的 rRT-PCR 方法能夠非常有效地檢測病人是否患上 MERS 。唯政府尚未向公眾交代實際使用了什麼檢測方法,而且是否對應世衛要求。倘若政府能多加注意這方面,不但會令公眾更加了解到自己並非身處險境,更加能夠令公眾了解政府防疫工作的模式和公共衛生管理。尤其是當香港人曾經歷二零零三年非典型肺炎的慘痛經歷,政府更加責無旁貸。希望有關當局能盡快回應查詢,令我們更加可以對政府的檢測工作有信心。

參考資料

1. WHO guidelines for investigation of cases of human infection with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MERS-CoV)

2. Laboratory Testing for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3. Detection of a novel human coronavirus by real-time reverse-transcription 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

4. Transmission and evolution of the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in Saudi Arabia: a descriptive genomic study

中東呼吸綜合症

這幾天都不斷聽到有關中東呼吸綜合症 (MERS) 的新聞,而青衣早前更有懷疑個案,港鐵和政府均為此封鎖和消毒港鐵站。網上甚至有人瘋傳未確定的「確診消息」,一度令公眾恐慌。幸而最後證實病人「陰性反應」,沒有患上 MERS 。那究竟這個令人駭人聽聞的 MERS 是什麼?醫生和市民可以怎樣定義 MERS 個案呢?

中東呼吸綜合症是由「中東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所引起,而這種病毒是由埃及病毒學家 Dr Ali Mohammed Zaki 首次在一位沙地阿拉伯中年男士身上,檢查後發現當時死者呈現嚴重肺炎和急性腎衰竭。其後在阿拉伯半島國家亦相繼發現類似個案。其後追查到首宗綜合症是來自約旦。

根據美國疾控中心資料,每人都有機會經密切接觸感染。患上 MERS 病人普遍會有:呼吸困難,發燒和咳嗽症狀。有部分病人會有消化系統疾病,例如腹瀉和作嘔等問題。更嚴重者可能會患上併發症,例如肺炎和腎衰竭,甚至死亡。亦有部份感染者只會有感冒癥狀,或者毫無病徵下痊癒。 MERS 的潛伏期介乎於 2-14 日,大多數病人在 5-6 日內已經會出現病徵。

MERS 對長期病患者,例如患上糖尿病、癌症,有長期心肺血管和腎疾病的或免疫系統較差的人士比一般人更有威脅。他們會比較容易感染或者發展成更嚴重的病徵。死亡率方面,約每位十個患上 MERS 的患者中,有 3-4 位會不幸因而逝世,而且大部份都是長期病患者。

那究竟我會不會受 MERS 威脅呢? 暫時未有任何證據顯示 MERS 有社區爆發的情況。所以基本上,只要你在過去兩星期沒有和任何患者有親密接觸,例如曾照顧患者,或者和患者同住;或者沒有曾經到有發現病症國家的醫療設施的話,基本上你是安全的。

其實大家並不需要太過擔心自己會否患上疾病。只要做好平日個人衛生措施,避免到有發現病症地區旅行,自然就可以減低風險。即使懷疑自己受感染,也務必保持冷靜,向醫生詳盡匯報你曾經到過和見過的人,自然能保障自己,保障他人。

參考資料:

CDC,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MERS)

現實中的Iron Man

試想像你眼前的左邊桌子放著一個皮球,試將它拿起並放在你右手邊的桌子上。對一般人來說,要完成這個任務實在易如反掌。整個過程只用了你兩秒鐘時間。詳盡一點描述這個動作,就是︰

  1. 伸出手
  2. 抓著球
  3. 將手移動到右邊
  4. 將球放下

讀者或許會問,這個問題究竟有甚麼意思?我現在不解答這個問題,先留待讀者自己想想有甚麼可以補充。

根據前超人基斯杜化·里夫和其夫人成立的Christopher & Dana Reeve Foundation,每五十人就有一位不幸癱瘓,行動因而受到限制,而當中其中一種較嚴重的癱瘓就是我們理解的四肢癱瘓。這類癱瘓其中一個主要成因,就是脊髓神經受損。以往一般只有基本的物理治療等比較被動的方法,但隨著神經科學和幹細胞治療等方法的出現,對癱瘓病人來說正正是曙光漸露,開始為他們的生活帶來更多希望。世界各地的工程師和神經科學家多年來都嘗試用不同方法將機械臂安裝在癱瘓病人身上,令他們可以使用機械臂照顅到基本日常生活。聽起來就像Iron Man一樣。

不過這個聽起來相當簡單的概念其實談何容易?

在探究機械臂如何運作前,首先我們先要了解一下在一般人是如何控制手的動作。

回想一下一開始的問題,究竟這一連串動作是不是這麼簡單?我們每一個動作都是由神經系統配合神經訊息所控,要完成一個手部動作其實是要經過一連串的過程的。

如下圖所見,當你想用手去「執行」一個動作時,這個想法(神經訊息)會由大腦運動區(專門負責動作的區域)將神經訊息(郁動手心的指令)利用神經線經過脊髓神經傳到手。同樣地,當手收到訊息時,也會循脊髓神經傳到經神經線傳到大腦感知區。

IMG_20150514_034009

但有不少癱瘓的病人,由於脊髓神經受損,神經訊息因而不能被傳遞所以失去了感覺和活動能力。視乎脊髓神經受損的位置,不同的肌肉的功能會相應停頓。神經義肢( Neural Prosthetics)和腦機接口( Brain-Machine Interface )的發展為癱瘓的病人帶來更大的改變。神經義肢簡單來說就是將神經系統、儀器和電腦連繫起來,再使用不同方法控制義肢。

在這個時侯,希望大家先想想一個問題,究竟可以用甚麼方法控制到義肢呢?

先看看機械臂的威力︰

現時有兩個主要的方法,分別是使用具入侵性的和非入侵性的儀器去控制義肢。

你可以將入侵性儀器想像作直接把電線值入大腦收取神經訊息再利用電腦程式控制神經義肢或者機械臂。聽起來好像很可怕,但的確為不少病人帶來希望,例如Collinger在二零一二年,就在一個五十二歲四肢癱瘓志願者大腦運動區上值入晶片,在第二天的訓練已經成功控制義肢移動到三個方向。十三個星期訓練電腦解讀神經訊息後,他成功做到更複雜的動作。

另一種是非入侵性的儀器,是利用膊頭肌肉和追踪眼球技術( Corbett, 2013 )來控制機械臂,訓練電腦和病人使用設備後,都得到不錯的效果,令病人很流暢地使用到機械臂。除此之外,科學家亦嘗試以磁力共振技術測量腦部氧氣在思考時的方向,在訓練後得到相當理想的效果。但正常生活機械臂。

話雖如此,但病人總不能任何時間都將膊頭肌肉和追踪眼球的設備和帽戴在身上,為了嘗試解決這個問題,在二零一三年,Borton的研究隊伍將晶片值入動物,並成功利用Wi-Fi將神經訊息傳入電腦作分析。這個技術方便了將來發展隨身的儀器控制義肢,大大方便了病人日常生活。或許將來配合入侵性儀器可以令病人重獲新生。而且這些技術也可以利用在其他地方,例如在拯救行動中供救援人員使用。或許有一天,Iron Man可以真正實現。

Reference

Borton, D. A., Yin, M., Aceros, J., & Nurmikko, A. (2013). An implantable wireless neural interface for recording cortical circuit dynamics in moving primates. Journal of neural engineering, 10(2), 026010.

Collinger, J. L., Wodlinger, B., Downey, J. E., Wang, W., Tyler-Kabara, E. C., Weber, D. J., … & Schwartz, A. B. (2013). High-performance neuroprosthetic control by an individual with tetraplegia. The Lancet, 381(9866), 557-564.

Corbett, E. A., Kording, K. P., & Perreault, E. J. (2013). Real-Time evaluation of a noninvasive neuroprosthetic interface for control of reach. Neural Systems and Rehabilitation Engineering, IEEE Transactions on, 21(4), 674-683.

Hochberg, L. R., Bacher, D., Jarosiewicz, B., Masse, N. Y., Simeral, J. D., Vogel, J., … & Donoghue, J. P. (2012). Reach and grasp by people with tetraplegia using a neurally controlled robotic arm. Nature, 485(7398), 372-375.

抑鬱 - 別要幫倒忙

首先先事先聲明,我並不是專業醫療人員,以下內容不應用作專業醫療意見,只供參考用途。

 

今早凌晨,很不幸有一位新聞報道員選擇了結束自己的生命,離開了這個世界。

 

              有人說,自殺的行為是極為自私,或者是不理智,不負責任的行為。亦有人覺得,這類行為其實是對當事人的一種解脫,讓他們有一刻脫離一直以來獨自承受的痛楚。我的看法是,我們作為旁人,根本不應妄作多餘的判斷。反之,這類行為應該純粹視作為悲劇,過分解讀當中誰是誰非,是不必要的,亦是對死者和其家人的不尊重。反而,不論是政府,還是傳媒,在處理或報導自殺新聞時,應該做的是考慮到如何幫助其他被忽略,被遺忘,或者是被誤解的,而且有自殺傾向的人。

              每個人都會有機會感受到情緒極為低落的一刻,那一種情緒低落的情緒可能會令自己食慾不振,不想談話,嚴重者甚至萌生自毀和自殺傾向。但對於不少人而言,這裡憂鬱的情緒多數於數天,甚至幾小時內就會解決。相反,抑鬱症病人所承受的,往往是長時間的情緒低落。一般而言,情況就像迷失在黑森林裏,找不到出口一樣。久而久之,加上其他不同的因素,情緒困擾累積便會成為更嚴重的抑鬱。開始「散發」著「負面情緒」。知道身邊的人有這個問題,很多人雖然有心幫助他們,卻經常幫倒忙。

              在抑鬱症病發的時候,家屬,伴侶和朋友可能就會察覺到病者不尋常的情緒,再以緊張起來。其實這個時候,家屬往往會不斷嘗試開解病人,例如不斷和病人說話,不斷鼓勵病人,說著想想高興的東西。他們往往會覺得自己所有做的都是為病人好,誰不知其實是令病人更加困擾。其實無論是抑鬱症病人,或者是其他人也好,也需要自己思想或者是靜下來的時間。無限的祝福和支持只會令人覺得更加煩厭,甚至變得不想和他們傾談或表達自己內心的說法。

              另外,很多人覺得抑鬱症和一般情緒困擾一樣,只要「想通」就可以解決問題。更有不少人覺得,這些病人可以「想得正面點」。當他們叫病人想得正面點,其實就如叫有近視的人,試試看遠景看得「清楚點」,其實是徒勞無功。但往往這些「鼓勵」說話,其實是弄巧反拙,為他們構成壓力,繼續困在死胡同中。(文章的漫畫帶給了不少例子,指出這類說話其實毫無幫助,其實聽起來更像落井下石。)

              試想像,其實大部份抑鬱症病人不是不想「想得正面點」,亦不是不想改變;而是他們腦部傳遞物質,例如血清素等不平衡,所造成生理上的「不足」。照顧者要知道,抑鬱症和其他病一樣,都是一種疾病,但不要過分地強調「病人」為「病人」,他們自己很清楚。如果你也感冒,也不會想其他人時時刻刻提醒你的病況吧?最重要是要了解到他們的情況,提供適當的支援。最重要的是,適量地鼓勵病人接受治療,包括藥物和心理治療。藥物治療即解決生理上的腦傳遞物質的不平衡情況;心理治療最為常用的是認知行為治療,配合藥物治療,研究顯示這個治療方法的效果最為顯著。此治療方法並不是勸喻病人去想得正面點,而是和病人一起找出問題癥結,嘗試引導病人「挑戰」這個想法,並建立新的思維,另外再配合一些「功課」去記錄和提醒自己改變負面想法,久而久之就可以紓緩抑鬱的問題。

              作為照顧者,最重要的是諮詢醫生或者心理學家的專業意見,配合他們的治療方法。以行動顯示出自己對病人的支持。當發現病者情緒急轉直下時,更加需要陪伴在旁,未必需要說很多說話,但要顯示出你的支持不只是隨口說的廢話,而是真真正正希望可以支持著對方。在情況危急時,亦應考慮第一時間通知有關的專業人士,尋求解決方法。除了病人本身,照顧者亦應緊記,由於你很可能是少數病人相信的人,也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平時要養成良好生活習慣,當自己情緒開始受困擾時,亦應主動和專業人士聯絡,亦應抽時間和家人或者朋友抒發自己的感受,確保他們亦留意著你的情況。其實說到底,除了醫生和心理學家的專業支援外,最重要的是照顧者要注意自己的說話,亦要照顧自己的情緒,真真正正愛惜和關心病人,老土點說一句,「是愛」。

 

補充:

 

【以下資料引用自蘋果日報】

24小時求助熱線:

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熱線:23892222

撒瑪利亞會熱線(多種語言):28960000

生命熱線:23820000

東華三院芷若園熱線:18281

社會福利署熱線:23432255

醫管局24小時電話資詢:24667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