狒狒也民主?

在公司,或者組織內工作少不免會有拗撬。以設計公司為例,一隊設計師可能對產品設計各有分歧,而最終決定權可能會落在領導者身上。當然,亦有可能要經過長時間不同商討或妥協才能達致共識。

科學家普遍認為自然界亦有類似「共同協商」的機制,令整個族群的利益可以受到保障。但問題是這類有穩定社交架構的「族群」,亦有可能有和人類相似的問題 — 總有階級觀念的問題。階級較高的成員可能會主導了族群的決定權,相反,階級較低的就只能隨波逐流。他們為了清楚了解在這種社會結構下團隊決定誰屬,他們就以全球衛星定位系統追蹤和記錄野生東非狒狒的行蹤。

東非狒狒以群體活動見稱。一個「小社會」可以擁有大概一百隻成員。最令人感到驚奇的是,雖然這個擁有一百隻的小部落的每隻狒狒都各有所需,不同覓食技巧和生活能力,但他們卻能非常合拍地作長距離「遷徙」。究竟這個牽涉為數不少的「遷徙」是如何達成呢?

三種角色決定方向

他們觀察了一段時間,反而狒狒有兩種策略去決定移動方向。或許你會以為會有領導者的角色,但奇怪的是他們採取了共同決定的策略。科學家將遷徙中成員角色主要分作三種:

一)發起者,他們主要的功能是發起行動方向,例如發起狒狒走向東北方;

二)追隨者,他們會跟隨發起者的步伐,走到相同方向;

三)抛錨者,他們不會追隨發起者的行動,即時追隨了一會兒亦會折返原處。

他們發現有趣的現象,當發起人有相同共識走向同一個方向,其他狒狒就會相應跟隨,相反,當共識未能達成時,狒狒也不會跟隨任何一個發起人走的方向。同時地,他們發現發起人的社會地位和階級,並不會影響他的「領導能力」。

狒狒也談民主?

他們亦觀察到要達成共識,狒狒們也會採取兩種不同策略,分別是妥協或選擇。假若兩組發起者走的方向分別不大時,其他狒狒就會選擇發起者中間的路線而行。相反,假設兩組走的方向分野太大,他們就會走向較多狒狒選擇的方向。聽起來,狒狒和人類一樣也是挺注重民主的動物。

雖然人類社會比狒狒的社會結構更為複雜,但這個實驗亦為了解人類共同帶來了一啲衝擊。或許有一天,我們會更了解人類間如何在演化過程中利用這個優勢佔盡自然優勢吧。

來源:

Strandburg-Peshkin, A., Farine, D. R., Couzin, I. D., & Crofoot, M. C. (2015). Shared decision-making drives collective movement in wild baboons. Science, 348(6241), 1358-1361. DOI: 10.1126/science.aaa5099